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财政部长楼继伟: 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

发布时间:2016-03-07 点击率:

人民网北京3月7日电 (潘旭海)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今日上午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部长助理许宏才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在90分钟的记者会过程中,楼继伟共回答了9个记者提问,内容涵盖财税体制改革、中央财政赤字率,个税体制改革进程、营改增税务改革,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等多个领域。

实施营改增明确时间表

在回答有税制改革的问题时,楼继伟说,“税制改革总的比我们原来预计稍微慢了一点,去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就讲到力争完成营改增,去年没有力争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克强总理已经宣布5月1日全面实施营改增,给了我们时间表,没有“力争”两个字了,也就是说,这是任务鞭策。”

楼继伟此后介绍了营改增的困难和阻力。楼继伟表示,营业税改增值税,最大的难点是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这一揽子纳入改革体制。这四个行业的户数达到了960万户,从业人数庞大。

为何营改增困难巨大,还要继续?楼继伟介绍称,实行增值税之后,就减少或者取消了对行业重复的纳税,非常有利于支持服务业的发展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比如说物流业,比如研发,比如说对于制造业提供服务的保险等等行业。

此外,楼继伟还表示,营改增以后,整个政府向企业降税,中央和地方都要减收。现在的考虑是维持目前中央和地方总的财力分配格局不变的情况之下,安排一个过渡性的中央地方收入划分办法,来解决地方收入减少的问题。

赤字增加首先要保重点支出

在回答今年财政政策应如何适应新常态,推动经济健康平稳的增长的有关问题时,楼继伟表示,相比去年,今年中央财政赤字增加了0.6%,这些财政支出的费用,首先要保证一些重点支出。要优化支出结构,按照可持续、保基本的原则,安排好民生支出,严格控制例如“三公”经费的增长,甚至要压减,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

楼继伟指出,在优化支出结构的过程中,要对收入高增长时期支出标准过高、承诺过多的不可持续的支出,或者政策性挂钩的支出,在合理评估的基础之上,及时压减。相应地提高均衡性转移支付的支出,均衡性转移支付是由地方自主安排的。在目前调整的情况下,安排给地方更多的自主可支配的财力,是有利于应对复杂多变的经济情况的。同时,按照脱贫的目标增加了扶贫方面的支出、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基建支出,今年安排了五千亿,五千亿做出调整,要把那些小、散的项目压减,集中用于属于中央事权的、跨域的、公益性比较强的、重大的一些基建支出项目上去。

个税改革方案已提交国务院

在回答有关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的有关问题时,楼继伟表示,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按照全国人大立法的规划和国务院的要求,今年将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再随着信息系统、征管条件和大家习惯的建立,逐渐把它完善化。

楼继伟表示,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这个事情很复杂。去年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一起研究了个人所得税改革涉及的重点难点问题,形成了一个改革方案,做法是要分步到位。综合所得税要把个人所得收入综合在一起,然后做分类的一些扣除。比如说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的扣除,基本生活住宅的按揭贷款利息要扣除;比如说抚养一个孩子,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是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高中,还是大学阶段,要给予扣除。现在放开“二孩”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真正的费用到底是多少,也不太一样。不能说大城市就多点,小城市就少点,税法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的信息系统,需要相应地修改相关法律。

中国政府债务并不是很高

在回应“债务负担重的国家会出现经济危机”这一问题时,楼继伟表示,债务过高,确实对经济的下行压力是比较大的。楼继伟说,“中国政府债务并不是很高,40%左右,特别是中央,只有11万亿左右。按GDP计算,我们是很低的。中央财政还有继续发债的余地。”

楼继伟介绍称,如果债务都是显性,都纳入预算法的规定进行管理,而不是变相发债,就不需要很担心的。去年全国人大核准的地方债务余额是16万亿,其中15.4万亿是2014年底以前的地方债务的存量,这个存量中有1万多亿是经过全国人大批准过的债券,剩下的是非规范的债务。财政部去年经过批准,下达了各个地方3.2万亿到期存量债务的置换债券,今年按照统计的地方到期债务还有5万亿左右,继续允许地方发行债券置换到期的债,基本上就把到期的这些债务置换。

同时,楼继伟也对各种方式变相发债的情况表示担忧。他表示,有的地方搞PPP项目,就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项目,有的是变相的借债,我们正在规范这种现象。如果把债务的风险控制住,不会给经济造成大的伤害。

楼继伟指出: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全社会在降杠杆,政府要适度加杠杆,要支持全社会降杠杆。扩大赤字,就是政府的升杠杆。只要全社会的杠杆能够逐步降下来,政府的杠杆也逐步可以释放。而当经济恢复为更好状态的时候,政府就要考虑怎么降杠杆,这是一个相互替代的过程,也是政策必须考虑的。